峭岐機械廠最高法一年內對兩起重大産權案作出再審判決(2)
發表時間:2019-08-12 09:09:43 作者:雕刻機

  到了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爲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強調,對企業家在生産、經營、融資活動中的創新行爲,只要不違反刑事法律的規定,不得以犯罪論處。對于在合同簽訂、履行過程中産生的民事爭議,如無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符合犯罪構成要件的,不得作爲刑事案件處理。

  來自最高人民檢察院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8年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挂牌督辦涉産權重大刑事申訴、國家賠償案件13件,除1件因當事人原因中止審查外,其余12件均已辦結,7件獲得糾正;各省級檢察院挂牌督辦的71件案件中,已辦結64件,14件獲得糾正。

  2018年3月,最高人民檢察院還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加強涉産權刑事申訴和國家賠償案件辦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今年2月披露的數據,最高人民檢察院2018年3月以來新挂牌督辦9件,其中1件已辦結並糾正;各省級檢察院新挂牌督辦案件59件,目前均在辦理之中。

  王劍波認爲,按照中央的要求,我國司法機關依法依規妥善地處理了一批産權案件,體現了司法機關依法保護産權、平等對待各類企業的決心和態度,既有利于促進各類企業的良性競爭、誠信經營,又有利于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在黃曉亮看來,司法機關的相關規定、措施和改判活動,是對黨和國家相關政策的具體貫徹。這些活動對涉及的民營企業的行爲從法律上給予了准確的性質認定,從曆史的視角分析這些行爲在行政違法和刑事犯罪方面的實際表現,堅決將不宜認定爲犯罪的違法活動從原來的犯罪認定中排除出去,是對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的積極落實,體現了社會主義法治原則。

  定罪量刑貫徹兩個原則

  合理界定刑事違法界限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指出:“對一些民營企業曆史上曾經有過的一些不規範行爲,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問題,按照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的原則處理,讓企業家卸下思想包袱,輕裝前進。我多次強調要甄別糾正一批侵害企業産權的錯案冤案,最近人民法院依法重審了幾個典型案例,社會反映很好。”

  隨後,“兩高兩部”陸續發聲,要求爲民營企業和企業家提供營商環境的司法保障。

  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法律原則和制度,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堅決防止將民事責任變爲刑事責任。要強化公正執行、善意執行、文明執行理念,依法審慎適用強制措施,禁止超標的、超範圍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最大限度減少司法活動對涉案民營企業正常生産經營活動的不利影響。要以零容忍態度嚴肅查處利用審判執行權侵害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行爲。

  最高人民檢察院則要求檢察機關要切實轉變司法理念,堅持各類市場主體訴訟地位平等、法律適用平等,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法律原則和制度。對于有關部門移送的刑事案件,涉及民營企業行賄人、民營企業家的,要依法審慎采取強制措施,充分考慮保護企業發展需要。

  司法部隨後下發《關于充分發揮職能作用爲民營企業發展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意見》,對民營企業和人員的一般違法行爲,慎用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最大限度降低對涉案企業正常生産經營活動的不利影響。依法必須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處置涉案財物的,必須嚴格區分個人財産和企業法人財産、區分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産、區分涉案人員個人財産和家庭成員財産,結案後及時解封、解凍非涉案財物。

  公安部要求公安機關准確認定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的性質,嚴格掌握入刑標准,堅決防止刑事執法介入經濟糾紛,堅決防止把經濟糾紛作爲犯罪處理;嚴格依法准確適用刑事強制措施,發現錯拘錯捕等執法問題的,必須在第一時間依法糾錯;對法定代表人涉嫌犯罪但仍在正常生産經營的企業,依法慎重使用查封、扣押、凍結等偵查措施,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正常生産經營活動的影響。

  中國人民大學訴訟制度與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程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鮮明地指出了我們過去一段時間的一個重大軟肋,即司法領域特別是刑事司法領域對産權的保護比較薄弱。

  在程雷看來,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法治的最後一道防線就是司法。各種所有制經濟的健康發展肯定需要一個公正的司法程序予以保障,司法保障就是讓要讓民營企業家能夠安心發展他們的事業,同時表明只要是正常的投資、正常的市場經營活動,一定能夠依法得到保障。

  程雷認爲,司法機關應該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明確刑事司法手段適用的界限,特別是要采取柔性執法,加強對産權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