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機械廠國産工業機器人廠商搶占高地 向中高端挺進是必
發表時間:2019-08-12 05:28:14 作者:雕刻機

國産工業機器人買賣兩頭熱,在化解了部分企業用工煩惱的同時,也孕育出了新的市場需求,例如,人機協作的趨勢,已然有了新的用工需求;如何讓國産工業機器人從現有市場,走向産業鏈的價值高點、跻身高端精尖市場,也是未來有待突破的領域。

待掘的吸金高地

“現在很多企業用工業機器人不需要操作,有固定編程固定動作。不過,有關工業機器人的維護需求市場在慢慢成長。同時,複雜工藝、裝備等也需要人和智能機器協同工作,人機協作産生的人力資源需求,預計五到十年會釋放出來。”華金證券機械行業首席分析師範益民表示,機器換人的同時,也將帶動人力資源結構的調整。

這個市場已經吸引了部分人的視線,廣州智通有限公司的創始人馮勝早已投入進來。“作爲全球第一大機器人市場,中國也勢必需要人工智能算法編程師、機器人維護人員、機器人系統集成等方面的專業人才,這是我們目前培訓的重點課程。”馮勝稱。

而成立于2017年的佛山機器人學院的核心功能之一便是致力于機器人示範平台、示範線及自動化解決方案培訓等。

但全球第一大機器人市場並不意味著國産工業機器人廠商站到了産業鏈的價值高點。減速器系統、伺服系統、控制器系統被視爲工業機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成本占比維持在七成左右。換言之,掌握核心零部件也就意味著企業搶占到了産業高點,具備更強的議價權。

目前,彙川技術(300124.SZ)、埃斯頓等國産伺服系統廠商雖有技術儲備,但主要局限在中低端市場;高端産能和技術水平方面,則仍需依賴松下、安川、西門子等日歐品牌。

例如,被部分業內人士視爲工業機器人核心零部件領域技術壁壘最高的減速器系統,分爲諧波減速器和RV減速器兩類。在諧波減速器上,國産自有品牌已實現主導,但在更高要求的RV減速器上,納博特斯克這一日系老牌巨頭仍占過半市場份額。而被視爲三大核心零部件領域技術難度最小的控制器,四大家族、愛普生、OTC仍把控著七成左右市場份額。

“與國際知名廠商相比,公司在智能裝備核心部件、工業機器人及智能制造領域的品牌和技術優勢的建立方面還需要一個過程。”埃斯頓董秘辦人士表示。

“只能說國産工業機器人廠家實現中低端核心零部件的自給,但距離高端核心零部件的進口替代差距仍很明顯。”西南證券研究發展中心一位分析師表示,工業機器人的本體制造領域目前與核心零部件發展狀況類似,高端領域基本仍爲美日歐巨頭壟斷。

具體到應用領域,應用工業機器人行業最高的汽車工業,四大工業機器人品牌占據市場份額逾八成,外資壟斷的局面時至今日仍未得到改變。國內3C産業快速崛起,但目前該領域工業機器人國産化率仍不足40%。

“國産工業機器人目前主要分布在倉儲物流、五金衛浴、石油化工、食品飲料等技術准入門檻低且産品利潤率偏的中低檔市場。”上述浙商證券分析人士稱,金屬制品、通信電子、汽車産業等利潤率豐厚的中高端市場于國産工業機器人來說是有待突破的領域。

以汽車工業爲例,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盡管奇瑞、長城、華晨寶馬、路虎等車企有在焊接、噴塗、物流等環節采用國産工業機器人,但外資、合資車企普遍對國産工業機器人持謹慎態度。

“一線整車品牌具備全球化供應鏈采購壁壘限制,一旦更換工業機器人廠商差不多也意味著它的供應鏈體系需要重新調整,不確定性風險隨之産生。”華晨寶馬內部人士直言,車企與國際工業機器人的關系遠比外界所想的牢靠,汽車産業堪稱國産工業機器人品牌突破壁壘最高的領域。

下一個五年

這些尚待突破的領域,在瑞士ABB工程師Anthony看來,恰是淘金高地。“下一個五年將是ABB更深入服務中國客戶,更好輸出定制化工業機器人解決方案的五年。”Anthony每個月都會前往瑞士ABB佛山分部。

他表示,中國制造頂層政策涉及到專項政策、財稅與進口等産業政策頻出,使得機器人産業享有長期政策紅利,中國市場將承載自身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而日本安川、日本發那科、瑞士ABB、意大利柯馬、日本川崎重工等世界裝備制造巨頭,近年來均將業務觸角延伸至佛山。

國內工業機器人廠商對市場也保有同樣的敏銳度。“國內工業機器人市場規模目前差不多是70億美元的規模,預計到2020年,這一市場規模將突破100億美元。”廣東泰格威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泰格威”)向第一財經記者介紹,此前國內工業機器人實現3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擴張需耗時6年左右,如今規模擴張的速度呈日趨加快的節奏。